欢迎访问牛逼小说网,我们的网址是:"http://www.27nb.com/"
当前位置:牛逼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仙朝 > 第五百五十九章朋友

仙朝 第五百五十九章朋友

章节列表下一章
推荐阅读:绝代神主 从今天开始当城主 东京绅士物语 竹马在隔壁:腹黑天王,甜甜宠 机甲破世 抗战之红警无敌 一世纵宠:首长的挂名娇妻 大王饶命 茅山遗孤 六指诡医 

说不清楚顾泯是个怎么特别的人。

这倒是让顾泯觉得有些意思。

“朕大婚的时候,你代表忘尘寺来。”

这是顾泯和知禅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这句话表达了很多。

但主要表达的是那么点东西,相信忘尘寺的其他人会接受的,因为不接受便代表着放弃很多。

忘尘寺都听明白了,他躬身,表示谢意。

这两人交谈结束的时候,那边的大战正好也结束了,才破境入金阙的苏宿,最终还是胜过了长渊真人。

虽然这个过程极为艰难,而且还要得益过长渊真人在之前曾经和顾泯一战,而顾泯在他的身上,也是留下了伤痕。

长渊真人战败,被归剑阁的弟子带走,想来这辈子,他都无法出来兴风作浪了,他唯一的结果,大概就是老死山上。

再说他本来就很老了,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至于应山石则是被苏宿直接给废了修为,逐出了归剑阁。

即位大典正式开始,仪式很隆重,但也没有持续多久,在天边泛起晚霞的时候,便结束了。

然后修行者们纷纷告辞,有不少宗门都给归剑阁留下了请柬,这位新任阁主,想来以后相当一段时间,都要把精力放在拜访这些宗门上了。

也不知道苏宿能不能习惯。

人群散去之后,周州从人群里穿过,见到了苏宿,这两人还是很亲切,于是在他们友好的交谈之后,今夜便定下了要吃火锅。

听到这个消息,简暮的眼睛里闪烁着动人的光芒。

而郁朝则是叹了口气。

别的柢山弟子,脸色也不好看,好在顾泯宽容,让他们今夜不必出席,当然了,简暮想吃,肯定要来,而郁朝总不能不陪着她吧?

想到这里,郁朝就更惆怅了。

还是努努力,以后争取喜欢吃火锅吧。

他这么想着。

……

……

夜幕降临,归剑阁山上的凉亭下,火锅的香气又飘荡出来。

落座的人只有六个。

归剑阁这边,新任阁主苏宿和他的道侣春月。

而柢山这边,四人就是简暮和郁朝两人,周州以及顾泯。

苏宿和春月自然坐在主位,而顾泯便坐在对面。

周州和郁朝坐在了一起,简暮独自坐在另外一侧。

看着这两人,顾泯打趣道:“如今阁主也做了,什么时候成婚?”

说起这事,春月脸上飞过一抹红晕。

苏宿嘿嘿笑道:“你他娘的小顾没成婚之前,我还能成婚?”

顾泯笑而不语,只是端起酒,喝了一口。

这位大楚皇帝这些日子,很少有这么闲适的日子了。

半个时辰之后,桌上几人纷纷离去,就只是剩下顾泯和苏宿两人。

这是旁人留给他们独处的光景。

苏宿一屁股坐在顾泯身侧的长凳上,眼里满是醉意的问道:“梁照那小子,要不然今晚咱们就去把他宰了?”

这话是玩笑话,但是顾泯只要点头,估摸着苏宿会立刻站起来,和他一起真去把梁照给杀了。

顾泯说道:“没必要,如果他不生事,我也不想做些什么,不过我走之后,你得帮我看好他,怎么的,总要赢他一次才行吧?”

说起这个,苏宿就是一肚子气。

他这一辈子,和梁照交手那么几次,没有一次是赢过对方的。

一个天生剑胚,竟然还不如一个假的庚辛剑主,想起他就来气。

“修行路上,天赋只是其中一种重要的东西。”看出了苏宿的心思,顾泯感慨道:“他天赋不如你,但是却在别的地方做到了极致,是相当不容易的,不过修行路上如此漫长,没到最后,胜负分不出来,说不定下一次,便是彻底扭转局势,你从此会一路赢下去。”

这当然是安慰苏宿的,其实依着顾泯来看,或许这一辈子,苏宿都不会超过梁照了。

甚至于梁照只要天赋再高一些,就连自己,都很难说赢过对方。

不过这一切,顾泯如今都不担心。

揉了揉脸颊,顾泯郑重从怀里掏出请柬,递给苏宿。

“你的大婚不知道什么时候,可我的大婚快了。”

苏宿看着那鎏金的大字,皱眉道:“怎么这么着急?”

顾泯感叹道:“不着急怎么能行,老丈人也等着离开,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

苏宿看向顾泯,又想起了之前长渊真人说的话,苏宿到了这会儿都不相信已经成为天下共主的顾泯会改变心性,但还是忍不住想起这些。

www.huanyuanshenqi.com

或许这就是长渊真人在他心中种下的一颗怀疑的种子,这颗种子在平常不会有什么变动,只会在某一天因为某些事情,便开始生根发芽。

到了最后,总会有些问题。

苏宿笑了笑,伸手搭在顾泯的肩膀上,大笑道:“喝酒!”

于是就在这晚上,两人喝了许多酒水,两人都没用修为来祛除醉意,全看谁的酒量更大而已。

到了最后,醉醺醺的苏宿勾着顾泯的脖子,笑眯眯说道:“小顾,有你这个朋友,我很高兴啊。”

顾泯笑道:“屁话。”

苏宿笑了笑,继续说道:“我们会是一辈子朋友吗?”

顾泯道:“自然。”

苏宿点点头,他们的确会是一辈子朋友,是那种其中一个朋友身陷死地,另外一个人,不管如何,都会跨越千万里,去帮忙的那种。

不计生死,不避祸福。

苏宿靠在顾泯肩膀上,已经满醉意的脸上充满了惆怅,“小顾,要走可以,他娘的,别他娘的死在异乡了!”

彼岸是好地方,是很多修行者向往的地方,但终究是异乡。

顾泯点点头,“我先为你开路,以后在彼岸,谁他娘的敢

欺负了,我用剑捅他一万个透明窟窿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好,说到做到……”

“对了,老子现在都是金阙强者了,以后谁他娘的再说老子配不上做你兄弟,我骂死他!”

“哈哈,谁他娘以前说过,都该打!”

“哎哎哎,小顾,你他娘的是一国之君,是天下共主,动不动就说打人,是不是差点意思?”

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反正现在没人能打得过我!”

“呦呦呦,你又装起来了!”

“屁话!”

“啊,顾泯是我苏宿最好的朋友,一直都是,永远都是啊!”

“此生必不负苏宿!”

这两个人的笑声,传得很远很远。

在远处,有两个女子,正在看着这边。

其中一个是春月,另外一个则是从郢都而来的柳邑。

两个人看着这两个男人,脸上都有些笑意。

柳邑问道:“他们一直都这样吗?”

春月有些为难,但还是微笑道:“我见过他们两人在一起的次数不多,但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是真的开心。”

春月了解苏宿,知道他真正的开心是什么样子的。

柳邑看着那边的顾泯,轻声感慨道:“他看着站得很高,但真正开心的时候,不会太久,也就只有在这个时候,才是真正的开心。”

苏宿是顾泯最好的朋友。

就好像顾泯说的那样,此生必不负苏宿。

春月沉默了一会儿,理智告诉她不要去谈论那位大楚皇帝,但她还是没忍住的说道:“陛下也是很好的人,希望他能一直都如此好。”

柳邑点头道:“这些年过来,人都会变得,但有些人变得很离谱,可他却没变。”

是的,顾泯没变。

他还是当初那个在郢都城里的少年。

苦难打不倒他。

也不能让他改变。

“对了,嫁给这样的陛下,你会怎么想?”

女人在一起的时候,总是离不开这样的话来,即便是修行者,也不例外。

柳邑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说道:“很好的,我最想的,就是嫁给他。”

春月笑了笑,没说话了。

……

……

在夜色里,还有一双眼睛在看着那个和另外一个男人喝得酩酊大醉的年轻男人,那个人看着这两人,想起了很多年前,自己也还是这般年轻,自己也有一个这般的朋友。

那个朋友是当初柢山的掌教。

后来他死了。

再后来,他已经不再年轻。

也没有了朋友。

他在某条路上独行了那么久。

那个藏在夜色里的人笑道:“年轻,真好。”

章节列表下一章
新书推荐:一世纵宠:首长的挂名娇妻 绝代神主 茅山遗孤 抗战之红警无敌 机甲破世 六指诡医 竹马在隔壁:腹黑天王,甜甜宠 爱欲横流 玄天后 东京绅士物语 大王饶命 从今天开始当城主